野草》 这是萌芽中真正的诗它看到了鲁迅灵魂的真和深

  里有最不遮蔽的鲁迅。鲁迅在《野草》中无情地解剖自己,深入灵魂的最深处。”某总程度上说,《野草》代表了鲁迅自我剖析,以及思想深度方面的最高境界。

  ,中国政治时局动荡不安,军阀混战,段祺瑞政府把持了北京政权后,中国陷入了五四运动之后最黑暗的时期。军阀政府“既摧残全国学生工人争取自由运动,惨杀无辜。又主使川湘桂粤东南东北数次战争,扰害闾阎。”五四新文化运动出现了逆转和挫折,《新青年》

  团体散掉后,鲁迅有种在沙漠中孤军奋战的感觉。他把自己描写成在旧战场上徘徊的余零兵卒,找不到目标和意义。

  这部诗集真实地记述了作者在新文化统一战线分化以后,继续战斗,却又感到孤独、寂寞,在彷徨中探索前进的思想感情 。诗集内容形式多样、想像丰富、构思奇特、语言形象,富有抒情性和音乐性,成功地运用了象征手法,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;诗集以独语式的抒情散文形式,诗性的想象与升华,深化了中国散文诗的艺术和思想意境。

  根据鲁迅《野草》同名散文诗集改编。首演于苏州、上海,并于2014年5月成功在德国狼堡艺术节进行欧洲首演,10月赴美首演获得高度赞誉,重返纽约BAM“Next Wave”艺术节和华盛顿肯尼迪中心,并于芝加哥哈里斯剧院、及2015年应文化部之邀在墨西哥与智利进行巡演,并于2016年重返德国及奥地利7城巡演。

  中同名短篇散文:“当我沉默着的时候,我觉得充实;我将开口,同时感到空虚。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。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,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。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。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,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。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,不生乔木,只生野草,这是我的罪过。”

  《野草》将诗意和哲理相结合,为新的文学形式带来了特有的艺术光彩;它不再借助于诗的韵脚,使散文诗从新诗中完全独立出来,成为中国现代哲理散文诗的良好开端。《野草》以不虚夸、不粉饰的严峻自我解剖开阔了现代散文诗抒情艺术的道路。《野草》启示人们要把个人的诗情与整个时代的斗争紧密联系起来。《野草》

  2012年9月改编自鲁迅同名散文集的作品《野草》首演于苏州、上海,并于2014年5月成功在德国狼堡艺术节进行欧洲首演,10月赴美首演获得高度赞誉,重返纽约BAM“Next Wave”艺术节和华盛顿肯尼迪中心,并于芝加哥哈里斯剧院、及2015年应文化部之邀在墨西哥与智利进行巡演,并于2016年重返德国及奥地利7城巡演。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