跪求与大学校园有关的散文

  这一个季节,阳光风露,绿遍枝头陌上,欣欣生意,漾溢金色华年。一座校园,沐着春风,清景无限;一群学子,荷着梦想,走在路上。一角一落的深情,一日一夕的成长,展成卷卷诗图,安静欣赏。

  清晨的抬首,迎见了第一缕阳光的喜悦。燕儿倏然穿过枝梢,活泼生动的明媚。一泊日日清碧的湖水,多少久久难了的情思。感谢漫步小径,一路芳草的护绕;忘不了一教窗外,满墙爬山虎的藤葛飘飘。还有不知名紫色的花树,荡满天茸茸的絮雪……

  自然的灵韵总搭配的缤纷有致,与你许多的宁静。而你的眸子,也无法掩饰曾对那抹绿意又过怎样的深情。

  西校区的山坡上,你曾掘着铁锹,小心翼翼的栽好那株树苗。你心念着黄昏中,它的形单影瘦,也暗暗许下承诺,时时回去看它。然而再去的时候,取作记号的石子已不知去向,饶遍层层的小树,始终未能辨出它的模样。你痴痴的怅惘着漫山新绿,怜爱也缀满了比比枝桠。

  也许多年以后,你还会回到那里,望着重重的繁阴如盖,少了当年的矫情。你轻轻抚握着那厚壮坚实的枝干,也把出了燕园健康有力的脉搏。

  青枝处处,绿叶如许,调理着整座校园日日安静的呼吸。这样自然的精灵,一定会懂得,一代又一代的学子走过,不变的是当年种下它们时,耿耿可见的专心。

  静静的坐在操场,早已数不清天边的青云曾费尽多少空空的仰望。多少次,你憧憬着羽化双翼,扶摇直上。可你终究不是飞鸟,一次次,摔得遍体鳞伤。风雪的悲伤,搁浅了希望。

  不妨翻翻两千多年前的《诗经》,几节青青的修竹,一位端坐的君子,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”。他,必是有着玉一样温润的性情,石一般坚定的信仰。他的志向,不在那一片幽篁。治国平天下,才是生生不渝的理想。他懂得,一个济世之才需要怎样的磨砺。于是,淡远了他清苦的修习,后世传开了那句“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学,不知义”。

  艰难困苦,玉汝以成。其实,关于理想,我们需要的是做好自己,脚踏实地。只要书桌上留下了汗滴,偌大的天空总有一片会适合你。

  潜心为学,何尝不是乐事?穷物究理,自然天趣;阅史博文,气象氤氲。几卷书稿,一盏青灯,源头活水,映得自在清明,破书万册,不辞孤感劳倦。

  在图书馆的日子里,你偶尔搁笔掩卷,推窗南眺,极目的茫茫海天。一时间,胸怀开阔。也许,“先天下,后天下”的理想会略显遥远,可你还是会仰天长笑。因为,经历了一番冰寒彻骨的琢雕,我辈已非蓬蒿。

  中秋的海滩,是谁点燃了第一把篝火?元旦的聚会,是谁尝到了最香的饺子?同学的病床,是谁相守着日夜不睡?掌声泪水,是谁接过了集体荣誉的奖杯?

  华燕之声,年年的万人空巷,只因流露着我们的故事我们的歌;一二九长跑,回回的气势磅礴,只因牵系着我们的名族我们的国。

  那天,我们为何哭泣?是失去了四川同胞的消息,还是有感于温暖燕园的点滴。那天,我们又为何振奋?是播种了奥运文明的轨迹,还是见证了嫦娥奔月的传奇。

  还记不记得,我们曾去过的,那些村庄的名字?一路翻新的房舍,户户淳善的乡民。询问着他们的光景,我们服务着一片赤诚。当从那份和乐中融融走出,我们揩亮了改革开放与“三农”政策的光辉印记,他们也记住了飘扬着“燕山大学”字样的实践队旗。

  还有三尺讲台上,亦师亦友的荣光;还有六人宿舍里,欢歌欢笑的疏朗;是不是还有一个等在楼下、守在湖旁、存满手机里的人,叮嘱你多添衣裳?

  所有的点滴,恰如三月花雨,纷扬一霎,盈落手心。沁出的宜人芬芳,分明是一种积淀着感动与自信、催人上进的力量。

  过不了多久,天空又会飘来柳絮,盈盈的,笑成你们的眉宇。可是,赏过四度的人儿,心头已是隐隐的忧伤与惊悸。通往正门的路,正笔直干净的等在那里。整理好了行囊,忽然不想说再见。离别的一季,母校也在哭泣。

  无论何时,请记得勤学自勉,惜时如金。燕园的书桌,还记得你们早读的影痕。无论何地,请记得为他人开一朵幸福之花。曾经匿名捐款捐物,献血无私,却不知燕园已无数次默念了你们的名字。

  你们走后,燕园依然在默默的关注你们。你们所取得的每一点成绩与荣誉,都会使母校的草更青,水更绿。

  明天,这里又会竖起更具朝气的楼宇,又会生出更为明丽的花木,又会走进一批稚气未脱、满怀梦想的孩子。更为完备的实验室里,更为标准的体育场上,他们活泼而专注的神情,宛如你们当年一样。相信,那时的燕园已被传颂的更为响亮!

  又是清晨,迎朝晖,携书册,分花柳,过小桥。遥遥的书声琅琅,燕鸣湖水霭轻浮,灵韵漫染,清和成卷。其实,你便是那走着,笑着,奋斗着的画中人,正伴着燕园坚实而有力的步调,披荆斩棘,昂首向前!

F